当前位置 :主页 > 直播 >

技术教研驱动的编程猫获3亿元融资后如何对外输出“硬实力

* 来源 :http://www.jamielwallace.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13 02:29 * 浏览 :

  时隔4个月,李天驰宣布编程猫获得新一轮3亿元融资。与融资一起发布的还有编程猫的两款新产品——适用于手机端的编程产品 Nemo、编程语言Kitten。Kitten的使用范围不止限于青少年,而是覆盖全年龄段,例如新闻工作者、学术研究者、小程序开发者等等,均可用Kitten建立资料库以及进行资料分析。

  两款新产品的特点在于简单易上手,“编程即创作,我们希望通过简单易学的方式让编程成为下一代新的学习方式。”编程猫联合创始人&CEO李天驰不止一次这样对外说道,编程应该像英语一样,成为AI时代的沟通语言。

  2015年,还是研究生的李天驰和孙悦各自放弃三个硕士学位,回国参加“傅盛战队”创业孵化比赛,从1万多个参赛项目中突围入选5强,从此了创业之旅,“再不创业就要毕业了”,李天驰和孙悦并不后悔辍学创业,两人从小接触编程,一拍即合。

  最开始,李天驰和孙悦亲自授课、运营、推广,到现在700多人的团队已经自主研发了适用于中国6到16岁青少儿的编程工具矩阵,目前编程猫平台用户已超200万,接入全球公立院校3000余所。此外,编程猫还与SONY、优必选、猎豹移动、达力动漫开展合作,寻找与少儿编程结合的更多发散点。

  根据息显示,编程猫共获得7轮融资,其中包括被视为国内少儿编程细分领域内金额最大的一笔投资——来自高瓴资本领投,资本、清晗基金、猎豹移动跟投的1.2亿B轮融资。

  而就在两天前的新一轮3亿元融资发布会上,李天驰表示,今年编程猫的战略重心在于全面合作,此轮融资将继续用于新产品与课程的研发,联合一线教学工作者和教育专家进行全学科教研工作,用人工智能的方式来完善在线教育。

  值得注意的是,“编程猫不是一家以培训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李天驰曾表示,“编程猫在初创时先有了核心技术,再拓展到教育领域,本质是以研发产品和研发解决方案为目标。”那么,编程猫如何践行它的目标?对于不断升温的少儿编程赛道,李天驰又是如何思考的?

  如果说手游“王者荣耀”的玩家已经被小学生占领,成为了小学生日常娱乐的主要方式之一,那么在手机上设计一款编程APP会产生怎么样的效果?

  几十年来,微软、Google......很多公司都想突破尺寸的界限,在手机上完成全功能的编程,不过,手机上能用的图形化语言功能尚弱小,且很多命令行编程语言较为难用,手机编程并未普及。

  “编程猫专门研发了一款适用于手机的新产品Nemo,通过简单的积木块堆叠,实现编故事、做动画等功能,在等车的时候、在家里、在任何可以玩王者荣耀的地方,都可以进行编程创作。”李天驰将它称为“少儿编程的未来”。

  如果说手机里的“飞机大战”、“水果忍者”、“王者荣耀”都是开发者设计好的游戏,那么孩子们可以通过Nemo,自己编写一个动画故事,一个植物图鉴,一套绘画工具,一个班级管理的小程序,一个关于割圆术求圆周率的数学实验,一出《老人与海》的动画剧,一个飞机大战的经典小游戏,一款能互动的艺术作品......

  “从懂得利用编程控制他手里的虚拟世界那一刻起,他实际上拥有了一个全新的工具,他不再是王者荣耀里的一个玩家,而是这个虚拟世界的创造者。用Nemo和编程猫来进行编程的时候,除了写程序,他们还在做设计,写剧情,他们的思维模式开始发生你看不见的变化。就像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工具被制造出来,我们获取了世界的能力,我们对世界的思考模式也就从此改变。”李天驰说道。

  为了帮助孩子更好地创作,编程猫还制作出了3D画板工具。学生可以通过3D画板设计出一个房子,一个3D角色,一个花园,甚至一座城市。此外,通过工具和图形化编程设计的VR游戏可以将学生设计出的人物和形象更立体地呈现出来。

  随着Nemo一起发布的新产品还有编程语言Kitten。据编程猫联合创始人&CTO孙悦介绍,Kitten介于C++、Python和Scratch之间,具有运算功能、第三方类库、的生态和开发者社区。它的学习门槛低于C++,且占用内存也较少,可支持多人协作编程以及接入超过100种硬件,包括孩子可以学习的语音识别和AI模块。

  “在易用性上,Kitten可以让快速上手。”孙悦说道。“Kitten同样适用于,或许你是小游戏的开发者、小程序的开发者、新闻工作者、学术研究者等等,即使没有专业的编程素养也可以使用Kitten编程语言建立资料库以及进行资料分析。”

  随着Nemo、Kitten的推出,以及原有的2D、3D图形化编程工具,可转换图形化编程语言的python代码编程工具——Wood编辑器,李天驰直言,编程猫在初创时是先有的核心技术,再拓展到教育领域,本质是以研发产品和研发解决方案为目标。“在700人的团队里,底层工具研发人员近300人,课程研发体系建设人员近 300人。”李天驰说道。

  当业内在探讨少儿编程到底是适合线下学习还是线上学习?适合线上小班教学还是一对一教学?李天驰告诉鲸,“编程猫采用的是AI老师进行教学。”这个AI老师还有个个性的名字“猫老祖”。

  实际上,猫老祖呈现在学生面前的是一个年长的猫形象。按下按钮,触发一些剧情,猫老祖通过多功能即时聊天教学系统,可以一对一指导孩子完成编程任务,对孩子的问题进行解答。

  当然,编程猫也配备真人老师处理学习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真人老师依然以“猫老祖”的身份和学生交流。目前,编程猫的线人。

  李天驰告诉鲸,“在数据量较少的情况下,机器学习的能力比较弱,所以会采用人工去处理这些数据,通过不断地积累数据,不断把学生遇到的问题建立模型,然后进行机器学习。可以肯定的是,猫老祖通过机器学习可以进行迭代,而其迭代速度优于真实老师能力提高的速度。”

  “有趣”是编程猫课程设计和教研体系的原则——通过有趣的游戏化课程与语数英等各学科相结合,让孩子在游戏中掌握知识点,了解编程概念,锻炼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和创新实践能力。

  编程猫参照斯坦福计算机教学体系,从图形化入门到人工智能逐级划分成 9 级课程体系,并辅以数据结构、算法、线性代数、机器学习等计算机行业知识,以给予不同认知水平的孩子不同的内容。

  “学习编程最困难的部分是从0到1的入门。编程猫入门课程由超过200个的小游戏组成,涵盖了从自然科学到人文艺术的各学科知识。运用解构思维进行游戏制作,课程的趣味性,也让学习可以持续下去,”李天驰向鲸介绍了编程猫的课程设计思,“随着学习的深入,编程猫的课程会越来越丰富,孩子可以创作出更高阶的程序作品,用编程实现每一个创意。”

  当然,创作的游戏、软件、小说与绘画作品,都可以在编程猫平台上与同龄人进行分享。

  时间倒回2017年3月,那时候编程猫调整战略,决定将自己定位于一家以工具和内容为主的平台。

  对于为何不以少儿编程培训为主营业务,李天驰记得作为导师的猎豹移动董事长兼CEO傅盛曾讲过,“做工具类软件的核心优势是:构造一个连腾讯和Facebook都构造不了的壁垒,因为他们不会投入这么多工程师在这一个非常小的领域,我立住了,就能快速地发展,然后再把这些流量变现。”

  李天驰把少儿编程培训中的平台、内容和销售分别对应上游、中游和下游,转型后的编程猫正处于上游和中游,主要提供工具和内容,进一步加强与机构和公立校的合作。

  对于机构,由编程猫提供平台和课程体系,机构负责招生和教学;对于公立校,编程猫免费为其提供平台和接入课程体系,获取使用数据,完善人工智能机器人“猫老祖”的教学。“虽然公司战略转变后将与B端客户合作,但是公司的产品最终还是服务C端用户。”李天驰这样说道。

  目前,编程猫平台用户已超200万,接入全球公立院校3000余所,编程猫课程内容将进入国家和省级相关教材。

  两天前,编程猫获得新一轮3亿元人民币融资,由招银国际领投,新京报与文投集团旗下的山水创投及寻找中国创客导师基金、松禾资本跟投。

  在发布会上,李天驰表示,今年编程猫的战略重心在于全面合作,此轮融资将继续用于新产品与课程的研发,联合一线教学工作者和教育专家进行全学科教研工作,用人工智能的方式来完善在线教育。编程猫的目的是“让学校和机构可以一键接入编程教育。”

  “与硬件厂商建立合作是编程猫的一个发力方向;此外,目前学校对于编程的应用场景停留在信息技术课以及‘课后三点半’实践活动,公立校编程课程是一种趋势,希望未来能覆盖更多的校园,让更多的学生接触到编程。”

  近两年,编程猫的合作对象包括SONY、人工智能企业优必选、猎豹移动、达力动漫等,在硬件合作方面,编程猫与优必选推出人形智能教育机器人Alpha Ebot;与猎豹移动联合打造智能儿童陪伴机器人豹豹龙;与达力动漫一同制作根据计算机科学家、数学家和数学教育学家张景中和李毓佩的科普著作改编的编程教育科普动画《编程荒岛历险记》。

  李天驰告诉鲸“编程教育科普动画将于明年寒假在央视,编程猫希望以更专业的姿态面向各行各业展开合作,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规划》让人工智能编程教育的普及成为教育领域的重中之重。随之而来的是少儿编程领域的创投动作逐渐增多 。

  据鲸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4月,获得融资的少儿编程培训项目在8家以上,这个数量已经超过了去年少儿编程赛道融资数量的一半以上。

  不过,少儿编程处于中间状态,它是排名靠前的素质教育品类之一,它获得了资本的关注,但是并没有成为家长的绝对刚需,在获得全社会的认知度上还有一段程要走。

  与近两年火热的在线外教相似的是,从少儿编程的授课模式上,不管是线下班课、在线一对一,还是在线小班课模式,都得到投资人的驻足。不难看出,少儿编程这条新生赛道上,各家都在摸索径,还没有一条完全成熟的商业模式被探索出来。

  师资是制约教育行业蓬勃发展的重要因素,处于素质教育里的少儿编程也不例外。行业里经常流传着这样的段子:编程课的老师经常由数学老师充当。也许正式因为少儿编程的师资匮乏,才倒逼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硬着头皮摸索出在线小班课、AI老师等授课形式。然而,少儿编程教育在完全脱离师生面对面传授的学习下是否可行有待观察。

  从编程猫的发展历程或许可以这样揣测,作为素质教育品类的、且非刚需的少儿编程最终会朝向B端发展,即面向机构和公立校提供服务,即使是获得多轮资本的“明星级”编程平台也不例外。

  不过,也有另外一种声音:每个企业有自己的基因,选择To B\To C与公司自身能力以及擅长领域有关,也有一种情况是公司在原有业务产生瓶颈时会选择转换商业模式。而以学科培训为主业的机构,在以高考为指挥棒的应试教育体制下,以及课外减负监管政策的趋严,未来会以积极姿态寻求与学校间的合作。

  抛开商业模式,从课程角度出发,编程类课程的核心是以激发学生兴趣、动手能力、跨学科思维为出发点,势必与传统的应试教育教学方式有所区别,《新一代人工智能规划》的发布,提出了面向2030年的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目标、任务和措施,也是希望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希望未来中国的青少年能更多地世界,以更具有国际化的视野和多元化的技能应对人工智能渲染下的未知世界,届时,课堂教学形式和方法或许会出现新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