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漫画 >

新生代审美变迁下腾讯动漫在二次元产业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 来源 :http://www.jamielwallace.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9-22 18:06 * 浏览 :

  2013、2014年IP概念成为风口,2015年二次元经济成为泛娱乐产业重要一环,如今二次元内容、价值观、用户和商业形态已经广泛进入主流视野。除了政策扶持、正版化市场之外,由于其他文化娱乐形态与动漫拥......

  2013、2014年IP概念成为风口,2015年二次元经济成为泛娱乐产业重要一环,如今二次元内容、价值观、用户和商业形态已经广泛进入主流视野。除了政策扶持、正版化市场之外,由于其他文化娱乐形态与动漫拥有相近或互补的受众市场,且产品联动、互相融合开发成为当下主流的趋势,也带动了二次元产业的发展。

  除了经常被提及的ACG,二次元也派生出音乐、手办、Cosplay、舞台剧、虚拟偶像等等娱乐形态,真人电影、电视剧等“三次元”与二次元融合的作品也不断涌现。如此丰富的内容供给与内容形式,培养了互联网原住民对动漫的热爱。接下来的十年,话语权将逐步交到这代人手上,由其的审美变迁所带来的“文化红利”也会在消费市场中出来。

  有妖气和A站算是最早探索互联网+动漫的运营模式,而后B站崛起,腾讯动漫则是在全民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2012年切入这个市场的,其以强大的渠道发行能力为入局点,如今已发展为国内最大的动漫平台。

  在最近的917腾讯影业发布会上,腾讯动漫公布了一组数据,截至到2017年8月,全球电影票房的前100部中,有19部漫改IP,占总比例的近五分之一。IMDB排名前50的热播电视剧中有13部是漫改剧。动漫IP的影视剧改编逐渐成为主流,腾讯动漫自然也不会忽略即将迎来春天的漫改影市场。

  《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这些都是为很多用户熟知的动漫IP。腾讯动漫表示这两个IP的漫改影视剧正在推进中。《狐妖小红娘》的世界观中,人妖可以相恋,前世的恋人们因无法完成恋情在苦情巨树下许愿,在狐妖一族的帮助下还能相恋。目前动画全网点击量已经超过10亿次,还在今年4月成为B站第一部点击破亿的国漫。由漫画改编的网剧制片是白一骢,剧本监制是南派三叔和果果。

  《一人之下》则描绘了一个以中国文化为基础的异能世界,失去记忆的神秘少女冯宝宝,为了找回自己的身世,与同样身怀秘密的张楚岚一同在异人的世界中,揭开一个个谜团。漫画作品在连载平台上获得了60亿+的阅读量,徐静蕾将同时担任其剧集和电影的监制。

  腾讯动漫下一步还会完全自主开发动漫IP,《迷都》《万象融合》《秦侠》三颗主星、15个外围共同构建的”M”,这个架空世界有点像是动漫加强版的的游戏。

  这一计划如果成功,腾讯动漫构建IP森林的设想离现实将更进一步。但可观的前景需要强大的实力支撑,除了要求平台拥有强大的作品体系作为内容资本,合理商业模式带来的良性生态也不可或缺。

  从加大作者分成力度、引入新付费模式,到迅速培育和验证IP,挖掘泛娱乐价值、提升盈利能力,腾讯动漫在付费和IP开发上不断探索成熟商业模式。还通过嗨更季、上线经典国漫“轻读版”等活动扩大IP影响,辐射更广泛受众。其现在梳理和实践的,也许就是未来中国一套成熟的动漫产业链运作模式,乃至整个中国二次元产业的方。

  内容的生产与制造势必是需要花费创作者成本(脑力、时间等)的。当一个作者或工作室有意识去付出这些成本的时候是希望有所收获的,这个收获在前期可能是认可、赞美、粉丝关注等等,但归根到底,成熟的平台最重要的是“帮助生产者变现”。

  对动漫行业来说也是一样,其壁垒不在于生产技术,而在于拥有创意生产能力的优秀漫画家、工作室。优秀的内容创作者永远居于核心地位。对平台来说,必须建立起更加、合理、灵活的利益共享机制,以平台的优质内容供给的充足性和稳定性。

  腾讯动漫就是以平业运营直接提升作者收益,近年来不断加大与内容创作者的分成力度。2016年,腾讯动漫回馈给内容创作者分成的总金额超过3.7亿元;今年又公布一批内容创作者获得收益分成的名单,分成总额超2000万元。8月,为进一步扶持国内漫画作者和工作室,腾讯动漫上线了“微光计划”。报道显示,微光计划在固有分成比例上,将收入分成及现金激励提高,独家作品最多可分到70%的收益,对于表现优异的作品还会最高获得额外的每部作品1万元/月的现金励。

  给作者的丰厚回报从何而来?其一就是作品的付费变现。此前动漫领域的付费模式和产品类似,用户可以在APP上免费浏览特定章节,体验一部分后必须付费才能观看。这是一种前向消费品,很容易看了简介花了钱买到了不喜欢的内容。因此收益较低。

  腾讯动漫在和韩国移动内容平台Kakaopage合作过程中,引入了其已经比较成功的 “等就免费”模式。 只要等待每部作品所设置的1天、3天等不同解锁时间即可免费阅读一个章节。不仅读者可以选择购买作品章节的时间点,同一个作品也会根据不同用户设置不同的解锁节点。这样的模式既可以给读者带来更多福利,又可以保障发行商的收入。

  足够有吸引力的内容才能让用户心甘情愿的付费。基于优质内容的付费,在激活内容创作源头的同时,也在帮助动漫行业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

  成熟的商业模式中,仅靠前端付费虽然可以回报作者,但是后端IP版权的商业化才是更大的蛋糕。

  在动漫领域,只有覆盖人群足够广、作品足够多样化,才能提升培育和验证IP的效率,这是一个强壁垒,单靠一部内容是做不到这点的,但是平台可以。

  公开数据显示出了腾讯动漫对这一壁垒构建:全平台月活用户超过9000万,移动端90%的用户是90后与00后,作品总量超过26000部,题材涵盖11大类,点击超过10亿的漫画共119部,点击过亿的动画有20部。

  海量而题材丰富的优质作品,让腾讯动漫有能力为各种题材的影视剧提供IP内容源头,也能尝试更多样的IP开发道。

  除了前述我们提到的“M”和《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腾讯动漫还将开发《小绿与小蓝》《恶偶》《通职者》等漫改影视剧。

  此前,腾讯动漫在漫改IP的影视开发上早有尝试,今年新公布的 “比翼新电影计划“,就选取了10部有潜力的动画IP改编成网络大电影,为后续的大体量开发计划做铺垫。

  除了动漫IP的影视化改编,在今年4月的UP发布会上,腾讯动漫也公布了《一人之下》《从前有座灵剑山》等IP的游戏衍生开发计划。

  有了自身平台成绩带来的粉丝基础,腾讯动漫站在泛娱乐体系的上游,从影视、游戏多角度挖掘IP价值,依托整个腾讯生态,联动影业、游戏等多方力量打造适合IP的泛娱乐改编产品,提升作品变现能力。前文提到的近2000万的作者分成,主要来自与凯撒文化合作的IP授权金。在腾讯动漫的商业模式下,作品变现的收益又会反哺漫画作者,为内容创作者提供更合理的回报,形成良性的循环。

  在美国,以迪士尼为代表的动漫巨头充分发挥好莱坞电影工业和电脑动画技术优势,并采取统筹规划下的全产业链运营模式。东方动漫王国日本则开创了以“制作委员会制度”为核心的全产业链运营模式,形成了行业分工和内容题材高度细分、格局相对分散的市场形态。

  美日双峰并峙下,韩国则探索出了一条以网络动漫为核心发力点、采取“一源多用”开发模式的道。

  对国内市场而言,这些模式都有借鉴作用,却无法完全复制。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此前点出二次元兴起的本质,在于每个时代的青年都会自己的文化选择。在媒介径不断分散化、自流量崛起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次元边界日趋模糊,核心二次元人群间的互动交流能够轻易的突破圈层间的“回音壁”和次元界,渗透至更为广泛的人群之中。二次元核心圈层的高能社交属性往往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爆发,高能力在泛人群中和商业价值的爆发性和延展性也由此凸显。夸张点说,谁抓住了核心二次元人群,谁就赢得了未来的年轻人。

  腾讯动漫也在摸索适合国内市场的商业模式,并将其总结为“二次元经济”,还提出“二次元经济”的公式,即“精品动漫内容+众创平台+泛娱乐共生=明星动漫IP”。

  2、之后,以平台带动内容,借由腾讯大平台优势,对作品做精细化运营和泛娱乐价值开掘,整合资源进而加速IP孵化。

  在前端付费和后端IP开发的种种举措下,腾讯动漫不断推进自身商业模式成熟,构建中国二次元经济方。

  虽然中国二次元产业链远未可以说已经成熟,但我们能切实看到,资本竞相追逐、新纷纷布局以及优质国漫作品的崛起。除了腾讯动漫,光线和奥飞的实力也不容忽视,形成第一梯队。光线的打法是立足于发行阵地的优势,设立光线“彩条屋”,近两年来投资了13 家动漫公司,这13 家公司广泛分布于二维动画、三维动画、漫画等多领域。奥飞则以衍生玩具起家,近年来先后收购嘉佳、原创动力和有妖气,有妖气为奥飞提供了丰富的IP资源,价值前景广阔。

  除此之外,其他资本也蠢蠢欲动,形成动漫投资领域第二梯队。如优土投资A站,B站投资翼下之风、绘梦动画等一系列具有优质制作能力的公司,华策影视投资鲜漫、A站、夏天岛等,小巨头不断诞生。

  随着95后和00后逐渐长大,代际更迭将再次引发文化变迁和消费变迁。有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动漫用户整体规模已达3.1亿,提升率高达15%,其中泛二次元用户占比庞大。

  我们能看到,两年前腾讯动漫首提“二次元经济”时的预测,正逐步成为现实。五部漫改影视剧和庞大的国漫“M“背后的二次元经济方,则等待着市场的验证。

  吴怼怼,虎嗅、钛、界面、i 黑马等专栏作者,前澎湃新闻记者,专注互联网和文娱行业个性解读。